• <p id="exs8y"></p>
  • <td id="exs8y"><option id="exs8y"><ol id="exs8y"></ol></option></td>
      光源資本鄭烜樂:技術擁抱產業,「碳中和」進入供需雙輪驅動的高成長階段|光源觀點 - 光源深度 - 光源資本
      / EN

      光源新聞

      24 2021-12

      光源資本鄭烜樂:技術擁抱產業,「碳中和」進入供需雙輪驅動的高成長階段|光源觀點

      導語

      12月13日-15日,以「硬核時代」為主題36氪 WISE 2021新經濟之王峰會在上海舉行。光源資本創始人鄭烜樂以「碳中和投資:技術擁抱產業的長期主義時代」為主題,分享了在“碳中和”加速推進的背景下的投資策略和理念。在鄭烜樂看來,“碳中和”已經進入高確定、強成長階段的歷史階段。對于抱有理性主義和長期主義投資人來說,這是一個非常理想的可以長期布局的領域。他認為,投資應該“技術擁抱產業”,投資具備產業化價值的關鍵技術,以及投資技術驅動、效益領先的產業應用。

      WISE 大會已經連續舉辦9年,是36氪年度重磅 IP。今年的 WISE 大會匯聚了英特爾、小米、分眾傳媒、知乎等上百位硬核科技企業家、創業者、投資人和專家學者,聚焦宏觀政策、智能制造、半導體、新能源等熱門賽道,共同探討「硬核時代」下中國未來新十年的發展之路。


      觀點速覽
      • 企業拿出產品功能性地替代原有的非”碳中和“產品,逐漸獲得小范圍應用,隨著供應鏈的優化和技術升級,變得具備成本和效率優勢,功能性“平替”逐漸變成經濟性“平替”,獲得大規模的落地。這種“平替”是我們認為在“碳中和”領域非常重要的投資脈絡。
      •  
      • 中國“碳中和”產業鏈相對完整,高、低附加值的各個環節日趨平衡,并且具備很強的產業集群的優勢;同時持續穩定的社會共識和政策環境也帶來了需求化多元化的爆發,需求的落地使得行業周期性波動減弱,成長性提升。我們“碳中和”領域已經進入了高確定、強成長的階段,這對于投資人來說是一個非常理想的可以長期布局的歷史階段。
      •  
      • “碳中和”投資中,我們提出一個核心觀點,技術擁抱產業。兩個核心邏輯:投資具備產業化價值的關鍵技術,以及投資技術驅動、效益領先性的產業應用。
      •  
      • 當行業出現大存留結構性替換機會的時候,誰能在產能、技術、人才、資源方面提前布局,就能更好地適應跨越式發展的節奏。這中間資本能起到關鍵的作用。
      •  
      • 技術擁抱產業,從可產業化的技術出發意味著需要理性主義,很多領域結果不經濟、天花板太低是對技術的選擇不理性;從技術提升產業效益出發意味著需要長期主義,很多技術、工藝、產品門檻需要跨越,很多系統性的建設需要完成,不可能違背產業和企業成長的客觀規律。
      \
      以下根據現場演講整理:

      大家好,我是鄭烜樂,光源資本的創始人。很高興來到36氪 WISE 大會。

      過去七年來,光源資本一直在創業創投領域服務企業家,以資本與戰略合伙人的角色幫助他們完成一輪輪私募融資和并購,作為中國成長最快的新經濟精品投行,光源資本在成立七年的時間里已經幫助創業創投企業完成超過260筆交易,累計交易金額超過250億美金,陪伴他們一起成長。今天非常高興有機會從資本和產業結合的角度聊聊“碳中和”。

      “碳中和”的共識和壓力

      我們今天談論的“碳中和”,實際上是過去數十年全球宏觀環境、產業環境乃至人們的意識形態和認知發生變化的結果。

      首先,對于碳排放和全球變暖關系的認知已經逐漸從科學家群體走向了大眾,形成了全球意義上的共識。在行動上有幾個里程碑式的節點:1992~2015年,大多數國家陸續在降低碳排放方面達成共識,2020年中國在聯合國大會上宣布了“3060”的“碳達峰”和“碳中和”目標,這是全球減碳行動中一個非常重要的里程碑。

      “碳中和”也是全球主要經濟體,第一次在一個全面影響社會和經濟發展的關鍵議題上達成共識,本身也是一個前所未有的里程碑。

      但從具體落實來看,中國的情況和西方發達國家有所不同。發達國家早已走過大規模工業化階段,高碳排放行業多數已經轉移出去;和他們相比,中國減碳行動的絕對規模最大,時間最緊迫,所以中國這條碳強度下降曲線要比其它國家陡峭。

      總結起來,“碳中和”是“全球共識,中國加速”的狀態。

      能源行業由資源驅動
      轉變為先進制造驅動

      從產業角度看,“碳中和”也是人類歷史上的一次巨大變革,可以稱之為能源的產業革命。工業革命以來,人們對于煤炭、石油、天然氣的應用,本質上是對地球存量資源的開采,是資源行業;“碳中和”目標之下,光伏,風電等綠色能源及相關產業鏈,本質上是通過建造直接捕獲能量的設備進行轉化,是先進制造業。這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將能源產業從開采資源變為生產資源,將行業的底層從資源驅動轉變為先進制造驅動。

      可以預見這一轉變將帶來巨大的價值轉移。以中國目前每年數萬億元的能源消費為例,總量中大約一半付給了煤炭和石油等開采部門,未來,這部分資金將轉移支付給新興的新能源相關制造業。

      完成減碳陡峭曲線的范式轉化,核心解決方案有四個構成:在能源供給端,清潔能源將替代化石能源;在能源消費端,實現從終端到全鏈條的電驅化;不能實現電驅化的環節則由低碳終端替代高碳終端;剩余碳排放則用碳捕捉、碳封存等負碳技術來處理。

      在這個背景下,“碳中和”的意義完全不同于過去石油對煤炭、天然氣對其它化石能源的替代,它將是人類歷史上最具革命性的產業變革和價值轉移。這對于投資行業和創業者也具有劃時代的意義。在能源作為資源性行業的時代,發現和占有資源是最大的價值產生點,國家資本、傳統能源公司占據主導地位,VC、PE 難以參與其中。但先進制造主導的新能源時代將會有大量的創業機會,技術驅動的各環節都需要大量市場資本投入。這對投資機構和企業家來說都是一個增量市場的機會。

      “碳中和”內涵變化:
      從單點驅動到產業集群

      回到投資上,我自己投資相關的經驗超過十年。十年甚至二十年前大家也在談新能源、清潔科技,它們和當前“碳中和”主題有什么不同?

      我們關注到幾個顯著的區別:一,時間和空間維度上巨大的變化;二,產業內涵上的巨大變化。

      從空間上看,中國的新能源產業以前是一個單點產業,現在“碳中和”浪潮在驅動中國參與到國際競合中,并獲得主導地位,也在驅動中國制造參與全球價值鏈重塑。從這一點看,它的長遠意義可能不亞于20年前中國加入 WTO。

      從時間上看,一方面,在“碳中和”這個持續、明確的目標之下,行業紅利持續的時間會非常長,產業發展有高度確定性;但考慮到減碳目標的緊迫性,以及碳稅價內化的預期,相對于其它國家,留給中國完成“碳中和”的時間又非常短。這將帶來非常大的產業壓強,進而給行業發展帶來巨大的動能。

      從內涵上看,由于前面提到的時空屬性,“碳中和”從單一的能源生產環節,發展成泛產業集群。從僅有風電、光伏等能源生產環節的應用,變成涵蓋能源生產、消費、運營、負碳等環節,涉及經濟生產生活的方方面面。

      總結來看,現在“碳中和”概念遠大于我們過去二十年提到的新能源概念。過去是一個產業,而現在是一個泛產業集群。

      “碳中和”驅動因子:
      從補貼驅動到供需雙輪驅動

      我們認為,過去幾年行業的驅動因子也已經從能源端的補貼驅動,發展為供需雙輪驅動。這是一個非常大的變化。

      過去由于綠電度電成本不經濟,產能投入需要靠補貼拉動,而補貼的持續性、需求端缺乏產業化的解決方案都會影響需求,比如當時的電動車在功能和經濟性上都非常不理想,無法大規模落地,這使得需求端很難拉動供給?,F在綠電有了非常強的價格競爭力,智能電網和儲能等基礎設施快速發展,由此引發了全面的需求;同時,中國制造經過近二十年發展,技術工藝的突破和產業集群的發展進一步優化了供給,能夠快速滿足和激發各種終端需求,需求的廣度和深度都在井噴,行業由此進入了真正供需雙輪驅動的發展狀態。

      在供給側方面,以光伏為例,我們認為本質的規律是,技術創新與工藝設備改良雙螺旋驅動是供給側缺一不可的推動力。PERC、異質結等技術創新提高了光電轉換效率,而諸如改良西門子法、金剛線切割法等工藝設備改良,提高了良率和產能,降低了成本,最終讓技術創新能夠規?;?、產業化。兩者合力推動了度電成本的降低和產業的發展。

      同時,“碳中和”領域光伏等主要產業鏈現在已經相對完整,結構均衡,改變了以前兩頭在外,國內只有低附加值產業的格局。在“碳中和”的很多領域中,我們已經占領了微笑曲線的兩端,國產化的進展非常順利,產業集群可以很好地落地國內,這使得供給和需求的平衡程度得到本質提升,供給側向高附加值轉移的趨勢非常明顯。

      在需求側方面,需求從不確定發展為需求在廣度和深度上的井噴。在需求廣度上,由于綠電成本的經濟性已經得到體現,能源消費鏈條電驅化得以實現。當減碳作用于交運物流,乘用車、卡車電動化就會快速推進。比如之前提出的電動車到2025年實現20%滲透率的目標,目前看來可能會提前完成,上個月的統計數據已經在沖擊這個目標,到2030年每年會有超過千萬的新能源車增量。而在工業節能、建筑節能等領域,電弧爐、光伏建材等也會有大規模的落地。

      在需求深度上,以碳排放大戶鋼鐵行業為例,在“碳中和”目標下,鋼鐵企業能源采購、能源管理、生產流程、物流、廢品回收處理等各個環節,都將深度涉及減碳需求。

      總結起來需求端的爆發既有廣度,也有深度,兩個維度共同推動了需求的井噴。

      “平替”:
      “碳中和”需求側驅動的邏輯

      在供需雙輪驅動過程中,我們總結了需求端的底層驅動力來自于一個概念:“平替”。什么叫“平替”?就是讓企業在新的解決方案的生命周期中不承擔額外成本,在經濟性和功能性都滿足的前提下,獲得“碳中和”的產品、行業應用或者解決方案。

      我們非常認可“平替”推動產業化的路徑。首先社會共識驅動技術導入,企業拿出功能性的“平替”產品,使得它能夠在一些場景里面替代原有方案,逐漸在政策推動下獲得小范圍應用;然后隨著供應鏈的優化和技術升級,行業標準的制定,這個功能性的“平替”最終能升級為經濟性“平替”,獲得大規模的應用落地。

      比如我們重要的合作伙伴之一三一重卡推出的新能源卡車,在性能和用戶體驗優越的前提下,已經能實現總生命周期單位里程的成本優于燃油重卡,這還是在沒有考慮減碳帶來的碳成本優勢的情況下。這是一個功能性和經濟性“平替”的例子。

      我們另一個合作伙伴龍焱能源,他們從事的碲化鎘薄膜光伏建筑材料,除了和普通建筑材料一樣美觀以外,成本已經相對接近普通的建材材料。以前的光伏玻璃或者幕墻,美觀程度不高,成本又比較高,完全不經濟。但現在,除了美觀之外,它還可以發電帶來長期回報,也是一個同時兼具功能性和經濟性“平替”效應的例子。

      “平替”是我們在“碳中和”投資中最為看重的核心脈絡。

      結合前面的講述,我們認為“碳中和”領域的投資特性已經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主要產業鏈相對完整,高低附加值結構日趨平衡,同時中國制造業也具備很強的產業集群效應,這使得需求來臨時,我們很快能以高效率、低成本滿足需求側的變化。同時持續穩定的社會共識和政策帶來了需求的多元爆發,不管是深度還是廣度上;需求的真正落地,使得行業周期波動性減弱,成長性提升。

      我們認為“碳中和”領域已經進入高確定、強成長的階段,這是一個非常理想的讓投資人可以長期布局的狀態。

      高確定,強成長下的投資邏輯

      回到投資的角度,光源資本在“碳中和”這個高確定、強成長的賽道里,如何看待其中的投資機會?我們提出一個核心觀點,“技術擁抱產業”,其下有兩個核心邏輯:投資具備產業化價值的關鍵技術,以及投資技術驅動、效益領先性的產業應用。

      我們拆解一下這兩個投資邏輯,第一是可產業化的關鍵技術,我們認為從對“碳中和”目標貢獻大小的角度,在新的發電、儲能技術、電驅化、動力電池、氫能技術、碳捕捉與封存方面等,我們會積極著重地布局。第二是當前技術驅動產生大規模應用的產業端,產業應用成熟度的角度,在供給側,光伏和風電都已經或者即將邁過平價門檻,分布式光伏等都展現出很大活力。在需求側,新能源汽車、交運的電驅化或低碳化、電池或者電弧爐等也都具備了效益上的優勢,這些都是3~5年內我們非??春玫拇笫袌?。

      推進“碳中和”:資本的助力

      接下來聊一下我的老本行,在“碳中和”的大浪潮里面,資本到底能夠為企業做什么?其實總結起來就是,資本的作用在于幫助企業實現與行業相匹配的跨越式發展。什么是跨越式發展?就是行業大存量結構性替換帶來的發展。誰能抓住這個機會,在產能、技術、人才方面提前布局,誰就能適應跨越式發展的節奏。

      回顧過去幾年新能源車行業,造車新勢力進行了大量融資,在技術、人才、產能各個方面進行了布局。在最近兩年新能源車需求井噴的時候,它們就能抓住機會。資本在這個過程中發揮了非常大的作用,其中有幾個核心作用:

      首先,構建產能和技術的提前儲備,需要大量資金,資金需求和十年二十年前通過內生積累,地方債等工具相比,規模上會有指數級的提升,需求的時間點也會被前置。這個過程中 VC、PE 會發揮關鍵的作用。

      第二,行業的快速發展階段需要高端人才,高端人才的引進不光需要企業愿景和現金,也需要包括企業估值的提升、期權激勵、最終退出路徑的規劃等重要抓手。

      第三,前面講了技術擁抱產業,實際上擁抱產業本質上需要獲取大量產業資源,與大量應用端的合作伙伴深度合作共同開發。過去十多年,中國 VC、PE 行業發展使得大量應用型公司都納入到 VC、PE 的投資網絡里。引入資本會對于獲取產業資源、產業合作伙伴有非常大的幫助。

      因此,在幫助企業實現跨越式發展的過程中,資本會是一個非常關鍵的力量,光源資本也非常希望能夠幫助企業家獲取這樣的力量。
      \最后提煉一下。技術擁抱產業的內涵,從可產業化的技術出發往往意味著需要理性,需要看到這個技術到底能不能被很好地產業化落地,很多曾經很熱的領域,最終結果不經濟或者天花板太低,失敗的為數不少,理性主義是第一個核心價值觀;另一方面,在選對路線以后,需要實現規?;a業化,有很多技術、工藝、產品門檻需要跨越,組織、人才等完善也有一定路徑。很多系統性的建設不可能違背行業、企業成長的客觀規律,因此回報周期一定不止三五年,長期主義也是這個領域投資的一個核心價值觀。

      我們相信,當下“碳中和”這個高確定、強成長的領域,一定會是理性主義和長期主義投資的樂土,謝謝大家!

      熱點新聞

      黄色一级A级片 97高清无码 在线观看av片 99久久国产综合精品久久国产 国产在线观看精品高清

    1. <p id="exs8y"></p>
    2. <td id="exs8y"><option id="exs8y"><ol id="exs8y"></ol></option></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