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 id="exs8y"></p>
  • <td id="exs8y"><option id="exs8y"><ol id="exs8y"></ol></option></td>
      光源資本鄭烜樂:始于商業高于商業,資本的長期復利離不開社會價值 - 媒體報道 - 光源資本
      / EN

      光源新聞

      09 2021-06

      光源資本鄭烜樂:始于商業高于商業,資本的長期復利離不開社會價值

       
       
       
       
      • 一級市場投資銀行能夠生存壯大,靠的是通過價值判斷和服務提高了市場的效率,靠的是找到了最大化發揮戰略和資本能力產生價值的拐點;

       
      • 這三種價值拐點,第一是發掘“將要爆發而又被低估的水下賽道”;第二是幫助“后來者居上”;第三是通過“對天花板的認知差”引爆價值;

         

      • 社會價值和商業價值兼具,才能夠讓企業長青,讓資本賺到長期的錢,才是長期主義的真正落地;

         

      • 我們特別看好未來商業價值和社會價值并重的方向:順應全球化大趨勢的機會,如出海等;延續和提升人口紅利的領域,如自動化、職業教育等;提高社會運行和生產效率的機會,如企業服務、工業互聯網等;有利于民族創新力的領域,如社交、文娛等。

         

      \

      光源資本創始人、CEO鄭烜樂在亞布力演講
       

       

      以下根據現場演講整理:
       
      大家好,我是鄭烜樂,光源資本的創始人和 CEO。很高興能來到亞布力和大家做一個分享。
       
      過去十來年,我一直在創業創投領域服務企業家,幫助他們完成融資和并購,陪伴他們一起長大。我在2014年創立了光源資本,去年在精品投行領域我們交易額做到了行業頂尖。
       
      我們先后服務了超過140家企業,為他們融資超過180億美金。我們的長期伙伴中,有的已經長到了千億美金的規模,比如快手;也有很多市值或估值略小一點,但同樣很有活力的企業,比如 B站、貨拉拉、得物、知乎等等。光源伴隨著這些企業一起成長壯大,這些企業的成長速度之快,在以前的市場上可能是少見的。
       
      \
      光源資本創始人、CEO鄭烜樂
       
      新經濟快速發展的四個技術紅利
       
      我們回過頭來復盤,光源和這些企業的快速成長,是抓到了過去若干年中國新經濟發展的紅利,這當中有四個典型的技術紅利:
       
      1. 移動互聯網。過去十年移動互聯網設備、用戶增長的紅利、4G 基礎設施建設的紅利,基于網絡效應和模式創新的紅利;
       
      2. AI。除了算法和算力本身,教育、內容分發、智慧城市、物流等等領域,已經有廣闊的應用;
       
      3. 云計算。包括云的基礎設施和云端的企業服務,為企業的效率提升作出了巨大的貢獻;
       
      4. 新能源。包括可再生能源、電池技術的發展,能源互聯網等,新能源的創新已經從應用端的新能源汽車,逐步擴展到電池、電池材料、發電等領域;
       
      然而在技術紅利背后更底層的紅利,是中國這個廣闊市場里,良好教育、基建背景下的人口紅利;以及制度紅利,比如我們穩定的社會環境和社會動員效率,階層流動躍升的可能性;以及中國加入 WTO 以來持續的全球化紅利。
       
      技術加上資本,以及中國企業家的雄心,三者結合產生了強烈的化學反應。
       
      創業創新和風險投資這個領域,中國市場用30年時間走完了美國風險投資市場70多年的路。上個世紀80年代末,中國的風險投資剛起步;到了2000年,中國活躍的200多家機構管理的資金規模400多億元,在整個國民經濟體系中是小角色;但現在我們已經是全球第二大風險投資市場,2020年行業管理的資產規模超過10萬億元,2019年實際投資超過5000億元。這是一個非常大的躍升。
       
      \
      2021亞布力論壇第二十一屆年會現場
       
      光源發掘價值拐點的三種方法
       
      但在急速發展的過程中,我們在創業創新領域的體系建設還跟領先的市場有一些差距,其中尤其是資本和戰略層面的人才供給高度稀缺,這就出現了把戰略和資本能力集中、復用的平臺化的機會。光源在創立時就意識到這一點,希望成為一家以中國新經濟企業家的戰略和資本合伙人為己任的投資銀行。
       
      我們這樣以戰略和資本能力為核心的投資銀行能夠生存壯大,靠的是通過價值判斷和服務提高市場效率,靠的是找到了最大化地發揮戰略和資本能力產生價值的拐點。

       

      第一種拐點,我們稱之為“發掘將要爆發而又被低估的水下賽道”。
       
      比如我們和 B站之間的合作。有一個階段,很多投資人不理解為什么要看彈幕,大家覺得 B站大概就是年輕人的視頻網站。
       
      但我們當時看到,B站絕對不只是一個年輕人的視頻網站,它是一個年輕人的互聯網文化娛樂的發動機。我對陳睿說,中國有無數的互聯網公司,以前有以后也有,但是中國從來沒有過一個互聯網文化公司,B站可能會是第一個互聯網文化公司,也可能會是中國的迪士尼。
       
      現在大家看到,B站的市值和用戶覆蓋,已經遠遠超出了“年輕人的視頻網站”這個定義。

       

      第二類我們稱之為幫“后來者居上”。
       
      落后的參與者抓住了行業關鍵要素,而領先者在犯錯。我們看同城物流這個領域,貨拉拉當時是市場的新進入者,成功地抓住了行業的關鍵要素:運力,因此可以后來者居上。
       
      哈啰也類似。單車行業的關鍵的成功要素是運營能力,而不是很多人認為的資本的密集度。哈啰抓到了行業的關鍵要素,它能夠后來居上。

       

      第三類我們稱之為“對天花板的認知差”。
       
      簡單講就是這個公司到底能長多大?這家公司到底是能長到10億美金100億美金還是1000億美金,這會影響某個階段參與投資的回報率,影響機構的投資行為。
       
      這里涉及的判斷是,到底是品類機會還是更底層的機會?是不是存在大存量升級替換為新存量的可能性。這里典型的案例是得物。
       
      當時很多人覺得,得物是一個賣球鞋的平臺。但我們看到它不光是一個鞋品類的機會,而是整個年輕人的消費決策維度,從原先的“多快好省”,變成年輕人要個性,要自我實現,要自我主張,一個幫年輕人實現自我主張的電商平臺就會應運而生。
       
      所以我們看到得物是一個大的存量升級替換的一個底層機會。我們長期服務之下他確實變成了備受矚目的獨角獸。
       
      \
      2021亞布力論壇第二十一屆年會現場
       
      長期復利
      來自商業價值和社會價值
      兼具的企業

       

      但怎么確定你看到的大趨勢是對的?除了科學的行業方法論之外,在光源內部,我們還經常提到一個詞叫“時代精神”。這可能是我們做得有點不一樣的地方,我們在看到公司商業價值的同時,也會看到他的社會價值。
       
      我們會把社會價值納入我們的投資判斷體系,并且致力于把社會價值和商業價值進行統一。我們理解資本有逐利性,但是逐利的同時,資本也應有其社會使命,對產業生態、社會環境有損害的模式或者業態,可能短期會讓資本獲利,但是長期會損害經濟發展的基礎設施,讓資本很難賺到長期的錢。資本賺長期的錢,賺的本質上是來自于社會價值的錢。
       
      社會價值和商業價值兼具,才能夠讓企業長青,讓資本賺到長期的錢,才是長期主義的真正落地。

       

      比如我們的長期伙伴快手。2014年2月,當時整個短視頻領域剛剛開始有崛起的勢頭。我可能看了二三十個做短視頻的團隊。
       
      只有快手的創始人宿華,他當時跟我交流的時候。他提到,短視頻是一個普惠的功能,快手未來一定是一個可以讓10億人用上短視頻的普惠平臺,快手會用算法讓大家看到他們想看的東西;第二,快手不只是一個娛樂平臺,除了讓人們消費內容,還可以在平臺上找到工作,改善生活,安居樂業。
       
      在那一瞬間,我們看到了宿華作為一個企業家的胸懷和社會使命感,使我們決心長期服務這家企業。

       

      從結果上看,快手到現在為止創造了直播電商這個新行業、新職業,樹立了年輕人有尊嚴地拼搏致富的案例,這些年輕人可能本身沒什么背景,通過自己的努力,可以在快手上面成為非常厲害的主播,這能夠去激勵年輕人,特別是沒有什么背景的年輕人敢于去奮斗,愿意去奮斗。這是一個非常強的引導。
       
      比如貨拉拉,貨拉拉的模式讓好好工作的司機獲得更多收入,提高接單效率,本質上是在優化物流運力的供給側,也在優化社會的流通效率。
       
      剛才提到的得物也一樣。得物創立之初,就一直在嘗試推國潮品牌?,F在得物成了中國獨一無二的年輕人潮流生活社區,是國潮品牌的頂尖渠道。
       
      他們在發展過程中逐漸背負起振興中國品牌、中國創意這樣一種使命,讓我們感覺非常振奮。

       

      此外我們的長期伙伴中,還有很多這樣兼具經濟效益與社會價值的例子:
       
      比如工業互聯網企業樹根互聯,現在已經連接了超過70萬臺工業設備,在提升運營效率、降低能耗等方面起到了非常大作用,是工業互聯網的最佳實踐;
       
      半導體領域的奕斯偉,在AIOT時代關鍵芯片的自主可控方面邁出了一大步。
       
      我們覺得這些方面都體現了企業的社會價值,體現了企業家的社會使命感。他們的這些亮點,也在參與構建一個良好的讓企業可以長期良性增長的外部環境。
       

      \

      亞布力現場|手繪圖源 Yes Master 演示大師
       
      未來兼具
      商業和社會價值的四個領域

       

      我們光源作為一家立足于中國,專注新經濟的精品投行,有幫助企業和讓投資人獲得收益的天職,但同時也肩負著社會責任。我們希望可以長期堅持以商業價值加社會價值并重的投資邏輯來選擇產業,選擇企業,這個過程中也希望志同道合的企業選擇我們,一起去身體力行,構建良性產業生態和發展環境,創造社會價值的同時也獲得長期的巨大復利回報。
       
      我們可以舉一些例子,我們特別看好的未來的商業價值、社會價值并重的方向:

       

      順應全球化大趨勢的機會,比如出海;消費品品牌、工業品的出海,中國產業鏈組織能力、創新能力、科技能力的出海等等。
       
      延續和提升人口紅利的領域,比如機器人驅動的工業和農業自動化,我們的一家客戶豐疆智能就通過農業自動化,解放了農村勞動力;以及職業教育,對于提高人才職業技能進而提高生產效率,也至關重要;
       
      提高社會運行和生產效率的機會,比如包括企業服務、工業互聯網、產業互聯網等等,企業服務領域當前非?;馃?,但滲透率、集中度,還有很大的機會,中國企業服務市場至少應該有數家千億美金公司,數十家百億美金公司;
       
      有利于民族創新力的一些領域,比如文娛、社交、游戲等等;一方面伴隨中國國力上升,文化領域一定會出現與之匹配的內容品牌和公司,能夠提高大眾社會認同度,凝聚大眾信心;另一方面隨著社會的富足,游戲、文娛這樣領域也一定是社會必需的創造力來源,有創造力的民族才有創新力。
       
      始于商業高于商業方可長期最優

       

      我想引用巴菲特的一句話,很多人提到巴菲特說:“沒有人可以通過做空自己的國家而獲利。”但實際上巴菲特的原話并不是這樣飽含感情色彩。他在2015年股東信中的原話是說,“過去238年中,我從未見過誰做空美國而獲利”。在最近的股東信中,他再次提到,不要做空美國 。
       
      這其實是一個基于理性思考,而非對資本進行道德要求標準的路徑。原因很簡單,只有整個環境好了,企業才可以發展,這樣才能達到長期最優。

       

      賺短期的錢,總有各種各樣的方法;去收獲長期的價值,就需要大家要成為整個生態的建設者,一起去構建能夠實現更繁榮的供給,更公平和平等的生產關系,更加良性的新經濟發展的生態環境和底層的基礎設施。所有的資本和企業才能在這個環境里面長期健康的發展,這也會讓資本獲得長期的復利效應。
       
      最后回到我們公司的名字,光源資本(Lighthouse)這個名字像我們初心,一方面我們希望作為燈塔照亮企業家的創業之路,這個創業之路本來是黑暗的,但是同路人越來越多,就會越來越光明。一方面,我覺得這個溫暖又有力量的名字,也體現了我們希望能夠始于商業而又高于商業的初心,心中要始終有社會使命感的光芒。
       
      很高興能夠在大時代里面,見證中國經濟的發展,并且貢獻一份力量。謝謝大家。

      熱點新聞

      黄色一级A级片 午夜福利国产在线观看1 欧美最肥bbw毛 日本亚州视频在线八a 娇妻玩4p被三个男人伺候 一区二区三区四区高清无码

    1. <p id="exs8y"></p>
    2. <td id="exs8y"><option id="exs8y"><ol id="exs8y"></ol></option></td>